去月球 - To the moon

Essay

这是一个挺复杂的故事,我理理思路写下,可能挺长的,但也是一个非常简单的故事

最开始扮演的是一个帮助垂死之人完成临终愿望的公司的两个雇员,夏娃和尼尔博士,然后所谓完成临终愿望,是并不依赖现实生活中的任何东西,通过一个特殊的仪器,深入老人的记忆,追根溯源到老人的童年,通过改写其中一部分记忆来让老人产出其后一生的经历,并由此在脑海中亲手完成自己的愿望。

然后这次的对象是John,他的愿望是去月球,一个住在海边灯塔旁的老人

夏娃和尼尔博士一步步深入John的过去,从老年到中年,再到童年,通过仪器进行记忆旅途,但这趟旅程却并未发现John愿望背后的原因,他们知道的越多,反而却越迷惑,在约翰尼的一生中,几乎没有出现任何与月球相关的事物,他自己也从未对太空表达过任何兴趣,倒是知道了他与妻子River后期危机重重的婚姻,John经常不理解River经常做出的一些奇怪的事情,但是John任然一直守护在River身边,觉得自己就应该这样,自己也没想明白。

River做的的奇怪的事情:折了很多纸兔子,并且放在特别明显的地方,要求晚年时搬到海边灯塔居住,一直执着的带着一只鸭嘴兽毛绒玩具等

对了,River在几年前去世了

夏娃和尼尔觉得很奇怪,John为什么那么执着的想要去月球,他深爱但又矛盾重重的River行为很奇怪,所以他们继续层层深入John的记忆探寻

后来他们到达了John的童年,为当时的john注入了去月球这个梦想的强烈想法,但是John的未来并未发生改变,并没有成功去月球(对,这里的世界观是这个技术通过编织人工记忆,来实现愿望,但只能小幅度修改,但是会极大的影响后续发展,一般来说,如果小时候注入了当总统的强烈愿望,那么往往在记忆模拟中,最终真的可以当上

他们觉得非常奇怪,在继续的探寻中,他们发现了关键,John小时候被注射过β-受体阻滞剂(有同人曲,可以去听),这是一种会阻断记忆的药剂,一般用于让人忘记一段致命的打击记忆

最后突破了β-受体阻滞剂的封锁,两位博士看到了造成这个悲剧的原因,John小时候目击了自己最好的亲兄弟的车祸,为了让他恢复,他妈妈同意了医生开的β-受体阻滞剂

在车祸之前,John和River就已经相遇了,他们在一次嘉年华中遇到,在角落里一同仰望星空,认为星星组合起来像是一只兔子,而月球则像它的肚子。两人约定明年在同一个地点再见,如果John忘记了或迷路了,那么就约定在月球见面。

“那如果你忘记了……或者走丢了呢?”

“那么,我们总会在月亮上相见的,傻瓜!“

当晚John还把自己的鸭嘴兽送给了River

对了,他们相遇的地点,就是那座灯塔旁

海边的灯塔,旁边是溪流(River)

他们当时聊了挺多的(我印象深刻),从不喜欢自己的名字聊到满天星星,聊到对大人那无趣世界的厌恶,聊到天上的月亮就是复活节兔子那圆鼓鼓的肚子,聊到天上的星星是一座座灯塔。

“我一直认为他们是灯塔,成千上万的灯塔……闪耀着屹立于世界的尽头。他们看得到每座灯塔,他们想彼此谈天,可他们无能为力。他们天各一方,遥遥相对,因此无法听清对方的呼唤。他们所能做的,只有努力的绽放光芒……这就是他们唯一能做的。让那些光芒照耀其他灯塔,也照耀着我,因为总有一天……我也会成为他们的朋友”

John当晚如是说道,并且和River立下了明年的约定

之后,就是那场车祸,John目击了哥哥的丧生。通过β-受体阻滞剂,John忘记了那场悲剧,但同时,也失去了与River初次相遇的记忆,包括那个约定

第二年,灯塔下只有River到了,不过River并没有说什么,这个之后再说。后来他们再次相遇,在学校里面,并且最终结婚。虽然John不幸失忆,但是他们依然在相爱中获得了幸福,比如骑马,比如弹琴。只是River再也唤不回她心中最美好的那个John。对了,River在结婚当天知道了真实的情况,非常的伤心,因此之后她一只只的折着纸兔子,希望John能想起来,折了满满一屋子的兔子。她一遍遍的追问John你看见这些想起来了什么,不过可惜她的爱人John再也想不起来。

River身患亚氏保加症(大概就是社交互动有困难、自我局限且重复,也称为天才病/自闭症的一种?),如果John和River没有在那个月下相遇,River的童年可能就会一直活在被同学嘲笑中,可以说John当时给River带来了光。可惜River再也唤不回她心中最美好的那个John。

River的病导致了她的孤单和执着,也让她的爱拿的起,放不下,这就是她悲剧的原因,她过分想追回那个月下的John,让现实中John的对自己的一切爱意都伴随着对她自己的折磨。她没能直接向John坦白,因此剪短了自己的头发、折了许多纸兔子,希望借此间接唤醒他的记忆。但River直到去世时都没办法让John回忆起当初的约定,这也令不明真相的John留下深深的自责,不过John潜意识中也隐约残存着当时的约定,因此产生了去月球的愿望。

于是,当River将自己的生命化成灯塔,Johnny也启程前往月球,前往他们约定好相遇的地方。 —— 这句话来自知乎

现实中,知道真相的两位博士终于成功为John植入记忆。在这段新的记忆中,John和River在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相遇。弥留之际,John想象出与River一同乘坐航天飞机飞往月球的场景,他们最终结婚,建造了与现实中一样的房子。John的哥哥也没有因意外去世,反而成为了有名的作家,出席了John和River的婚礼、一同聚会、帮忙建造他们的房子。

“等你好久了……你忘记了……”

“嗯,不过不会再忘了,我说过,我们会在月亮上再见的!就在小兔子的肚子那里……”

在去月球的路上的对话

BACK